> 新利18客服 >

新利18客服

NEWS

掘金万亿冰雪市场:投资人再等一等,红利期马上就要来了_1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2-03-14 11:20

html模版掘金万亿冰雪市场:投资人再等一等,红利期马上就要来了

(制图:肖利亚)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阿茹汗 谢楚楚 在雪场里已经度过了18个春节的罗力,今年终于回家和母亲过了一个团圆年。

罗力是万龙滑雪场创始人、董事长,因为北京冬奥会的关系,滑雪场暂时不营业。但是作为资深滑雪人,罗力时刻关注冬奥赛场上的激情时刻,而由冬奥赛场所点燃的场外热度正在不断升温,用罗力的话说,“对于冰雪产业来说,北京申办冬奥会成功,是冬天的梅花开了;北京冬奥会的如期举办,就是迎春花开,接下来等待我们的就是万紫千红,百花齐放”。

2003年投身滑雪场运营以来,罗力一直盼望这一刻的到来。

不止是罗力,另一位企业家王展这几天忙着接电话,多年不见的朋友也来主动联系,“能不能去你那儿体验一下啊?”王展是雪乐山(北京)体育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2015年创立的雪乐山滑雪,开在购物中心里,顾客可以来到室内体验、学习滑雪,全国已有50多家连锁门店。这段时间,雪乐山到店体验的用户比同期翻了三倍,王展极其振奋:“北京冬奥会真是一个超级的国家级大广告,更多的人知道了这项运动,2022年一定是滑雪产业的元年。”

如今,北京起重运输机械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起院”)总经理黄越峰手上有一长串项目名单:新疆可可托海国际滑雪场、赛里木湖国际滑雪场,吉林北大壶滑雪场,“禾木(吉克普林)国际滑雪度假区正在建设,建成后将成为亚洲最大的滑雪场。我们承建了6条脱挂式高速缆车,去年已经建了2条,还有4条正在建。”本届北京冬奥会云顶滑雪场雪上技巧比赛用的索道就由该公司提供。这条架空索道也是唯一入选冬奥会的国产索道。这也给黄越峰带来了莫大的鼓舞,他说北京冬奥会的这股东风,不仅打开了国内冰雪产业市场,也给国产设备带来了认可和发展契机。

2022年2月4日,2022北京冬奥会拉开帷幕。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前夕,国家体育总局公布了一份成绩单:2015年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以来,全国居民参与过冰雪运动的人数为3.46亿人,冰雪运动参与率为24.56%。两年多时间里,“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发展目标宣告达成。

北京体育大学体育商学院院长助理吴特说,“三亿人”不仅是一个显示冰雪运动普及的数字,更是产业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标志,冰雪产业抓住冬奥契机,实现了迅速发展,初步形成了以健身休闲为主,竞赛表演、场馆服务、运动培训、装备制造和体育旅游等业态协同发展的产业格局。

《2021年中国冰雪产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到2020年,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从2700亿元增长到6000亿元。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战略规划,2025年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将达10000亿元。

万亿市场,蓄势待发。这些数字足以让罗力、王展和黄越峰振奋。他们是冰雪产业参与者,也是行业发展的见证者,更是未来红利的创造者,他们的“冰雪奇缘”,借助冬奥之风正在开启新赛程。

只有一条出路

趁着难得闲下来的功夫,罗力也在思考万龙滑雪场接下来的规划。对于冬奥会后的2022-2023年雪季运营,他心中非常有底:“北京冬奥会的热度一定会持续,雪场的收入会提升”。可是面对万龙滑雪场3/4待开发部分,罗力又有些惆怅:“我想开发,但是没有钱,报表不好看,投资就进不来。”这是罗力的难题,也是国内绝大多数滑雪场的烦恼。

开在张家口崇礼的万龙滑雪场,是国内开放最早的滑雪场之一。近20年前,罗力爱上了滑雪,尤其是去了一趟韩国,滑雪场人山人海的画面让他深受震撼,于是一门心思的认为滑雪一定是个好的商业机会,2003年他在崇礼创办了万龙滑雪场。

现在回想,罗力说这真是一次“头脑发热”、“拍脑门”的决定。“最艰难的不是建雪场,那只是劳累的皮肉之苦,可是建好了以后没人来,那才是最让人恐惧的事情。”巨额投入的万龙滑雪场,头几年每个雪季的游客接待量仅有几千人,彼时滑雪是一项极少人知晓并参与的运动。

2011-2012年雪季,同在崇礼的云顶滑雪公园开业,在一轮重磅宣传和营销之下,崇礼滑雪有了热度,万龙滑雪场也迎来了创办以来最好的雪季,当年游客接待量突破了6.5万人次,随着滑雪运动更广泛的普及,万龙滑雪场接待量每年都在自然增长。但现实是,供大于需,雪场还是没有盈利。

2015年北京申办2022冬奥会成功,罗力那一年才真正尝到了盈利的滋味。冬奥会申办成功引爆了大众对于冰雪运动的关注,来的人多了生意就好做了,那年雪季万龙滑雪场的接待量突破了20万人次,雪场终于盈利,虽然不多,但足够让罗力振奋。

于是,他开始了又一轮新的投资:买缆车、建雪道、建酒店、接待中心……大量的投入过后,万龙滑雪场又背上来了沉重的包袱,还没来及见到回报,新冠肺炎疫情又来了。

这是一次考验耐力的创业之旅,这条路上陪伴罗力的人也有不少。他说,国内滑雪场不盈利是普遍的问题,首先这是重资产投资,即便是产业成熟的国外滑雪场,也要度过10年-20年的漫长投资回报期。由于处于大陆性气候区,国内大部分雪场雪量少,要靠人工造雪,前期投入会更庞大;其次,人们的滑雪认知还很薄弱,这是与成熟市场最大的差异所在。“只有一条出路,就是顾客量的增加。”罗力说,产业是靠顾客来推动的,没有人来,何谈发展?为了推广雪上运动,培育市场,万龙滑雪场也做了诸多尝试,比如多年来对1.5米以下儿童、60岁以上老人以及大学生免费开放。

2015年领略过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效应的罗力,对后北京冬奥市场充满了信心和期待,“冬奥会就办在我们家门口,让更多的人知道了冰雪运动,让人们认知滑雪,无可非议是对产业非常好的。”

北京体育大学体育商学院院长助理吴特介绍,国外经验表明,举办冬奥会是普及国民冰雪体育运动的最佳时期。如美国以普莱西德湖冬奥会为契机大力推广滑雪运动,此后20年间美国滑雪人次从530万飙升至5030万,年均复合增长率达28%。

传播认知,点燃兴趣,罗力感受到的冬奥效应不止这一层面。2003年从北京出发到万龙滑雪场,开车需要五个多小时,高速公路开通后路程缩短至2个多小时,如今高铁穿行,不到一个小时就能达到目的地,公交接驳车从车站就能把人们送到滑雪场。

河北张家口市崇礼区现有7家大型滑雪场,堪称中国最大的滑雪聚集区之一,酒店能够实现日接待量4-5万人。罗力感叹:“崇礼的基础建设已经具备了接纳大流量顾客的条件。”

自2015年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以来,国家先后颁布《中国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中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2年)》、《关于以 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意见》等政策,给冰雪产业发展给予了极大的政策支持。

罗力还有另外一个期待,顾客量达到60万人次之时,万龙滑雪场就能盈利,这个数字指日可待。财务数字变漂亮后,罗力就有资本和投资机构去谈,引入更多的资金来继续开发:“北京冬奥会后,滑雪一定会有长足强劲的发展。因为中国人口多,我的判断是产业能够持续增长50年。”

蓄势待发

相比罗力,雪乐山董事长王展的创业历程比他的行业老大哥更顺利一些。两人也曾多次交流,他们的共识是,冰雪产业在中国大有可为,关键还是要在打开认知这件事情上做文章。这也是王展2015年创业的机会所在,那年正值北京申报冬奥会成功,冰雪产业蓄势待发。

能不能在家门口就能滑雪?带着这个想法,王展从荷兰引进了一套模拟机装备,在北京开了第一家雪乐山。由于设备占地面积大,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场地租金是雪乐山创业之时最大的成本支出之一,所以只好选址在郊区,再加上客户少,雪乐山营业不久就面临调整。“我们开第二家的时候,发现好像客户变更少了,全北京没多少人学。”此后,雪乐山每年会拿出大量的费用用于宣传推广,培育市场。

转机出现在2018年。在摸索前行中,王展发现雪乐山的滑雪是典型的体验类业态,很受购物中心欢迎,而体验业态又能够拿到购物中心更优惠的租金,“相当于其他业态五分之一的租金”,于是雪乐山的第三代店进入到了购物中心,双方互相赋能,雪乐山找到发展最优解。

以滑雪训练为切入,雪乐山的业务越来越丰富,既可以体验学习,也能购买雪具雪服,也能参加滑雪旅游。在业务的不断调整中,王展的观念也发生了变化。他此前调查到,发达国家滑雪人口比例很高,美国有7%的滑雪人口,法国为13%,日本的东京、大阪、京都三大都市滑雪圈人口占比高达20%,而在中国全年经常滑雪的人只有60万人。

“如果只服务60万雪友就很难挣钱,所以我们要做的是把小白用户变成滑雪爱好者。”把入口打开,不仅可以为雪乐山带来机会,也能够为像万龙滑雪场这样的专业场地带来流量。王展的目标越来越明确。

2018年国家体育总局公布《“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实施纲要(2018-2022年)》,纲要提出多个关键目标:“三亿人上冰雪”、冰雪运动“南展西扩东进”、“初步实现冰雪运动进校园、进机关、进社区、进家庭”等。

借助政策机遇,雪乐山与全国50多所学校达成合作。为了快速占领市场,雪乐山也开放了加盟模式,目前全国已有50多家门店。王展透露,三年新开1000家门店是雪乐山的目标。

一些三四线城市的表现让王展惊喜。去年年底雪乐山济宁店开业,第一周就销售30多万元。“中国的三四线城市的精英人群对滑雪运动的接受程度也是非常高的,他们的消费能力不比一线城市差。”不过,王展调研时问过外卖小哥、餐厅服务员:“你们愿意去滑雪吗?”得到的回答都是肯定,但是听说滑雪费用不低,他们都摇了摇头。虽然向往,但是冰雪运动的门槛依然不低。

如何破解让更多人参与进来的难题呢?王展认为企业要做的就是商业模式的转型。传统滑雪模型下,人们要去到东北、崇礼或者去新疆滑雪,时间和金钱成本都不低。可是如果把雪场搬到家门口的商场里,成本就会降低。而从雪乐山自身的角度来说,未来要做的就是通过规模化发展降低运营成本,想方设法把客单价降下来,让人们花更少的钱学会滑雪。

商业模式的创新也是冰雪产业的推动力之一。冬季到南方来滑雪,这似乎也成为了一种新的时尚。去哪儿信息显示,2021年全国最热门的室内滑雪场是广州的融创雪世界,室内场所的兴起,为南方市场掀起了冰雪产业发展热潮。

今年1月初,北京冬奥组委总体策划部部长李森在国务院新闻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截至2020年底,全国已有654块标准冰场和803块室内外各类滑雪场。

吴特介绍,我国冰雪产业目前还处于快速发展和爬坡期,客观上还存在产品内容供给的质与量缺口、冰雪消费的广度和深度不足等方面的问题。但作为后来者,中国冰雪产业的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也必将在发展中去解决。

作为处于快速成长期的创业项目,王展的雪乐山总部还处在前期投入中,但是单店已经实现盈利,80%的加盟店在16个月内能收回投资。最近雪乐山完成了一轮融资,新一轮融资也在推进之中。王展说,北京冬奥会效应也让更多投资人对冰雪产业有了信心,“让投资人再等一等,三年内一定给你一个年收入30亿的公司。”

更高目标

“我们的技术已完全能和国际相比了。”黄越峰对企业的技术和发展越来越有信心,“2021年公司订单增长得很明显。”他感受到国内冰雪市场正在打开。

索道缆车是北京起重运输机械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简称:北起院)的业务之一。黄越峰介绍,索道缆车一般应用于旅游和滑雪场两个类型,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索道缆车主要应用于旅游场景,而从去年开始,滑雪场中应用的数量逐渐逼近,各占一半,“以前滑雪场最多就占到1/4-1/3。”

与黄越峰有着同样感受的还有北京卡宾滑雪体育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宾”)董事长张鸿俊。该公司生产的白泽SA6和麒麟M2全自动造雪机,是完全由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研发制造的机器。目前它加入了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和5G技术,可实现对造雪机的高精度定位、低延时高精准信号数据传输、多参数协同等功能,以满足未来国内市场的需求。“后冬奥时代,红利期马上就要来了。”张鸿俊说,目前国产设备的发展站在了一个新起点。借助科技部“科技冬奥”课题,卡宾在深入研究上述产品的同时,正着手于将它的产品线变得更丰富、性价比更高价格更亲民,“让中国滑雪场更容易接受,投资成本更低,其实我们就在做这个事情。”

在采访中,黄越峰和张鸿俊说的最多的是“国产化”,这也是国内冰雪制造装备企业的共同目标。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冰雪制造业的技术和产品由国外企业占据市场上风。要实现冰雪制造“自由”,造雪机、压雪机、索道缆车三大领域不可绕过。以其中的压雪机为例,2015年,北京赢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时,国内没有一台拥有自主产权的压雪机。2016年国家体育总局等部门发布的《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预测,未来五年内,造雪机的国产品牌份额占比超过50%,小型压雪车国产份额比例大于进口品牌,中国冰雪装备进一步国产化。

2019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意见》,其中指出,要创新发展冰雪装备制造业,制定冰雪装备器材产业发展行动计划,建立冰雪装备器材产业发展平台,推动产业链上下游需求对接、资源整合。支持企业开发科技含量高、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冰雪运动产品。

国产制造加快了追赶的步伐。成立于1950年的河北宣工(000923),是国内唯一高驱动推土机研制和生产厂家,集产、供、销、服务为一体的华北地区工程机械行业龙头企业,这为转型制造压雪机提供了底气。2016年底,河北宣工成立了压雪车开发小组。针对冬奥张家口赛区雪少风大、雪层硬的特点,研发团队对19个部件进行了109项改进设计。2018年,河北宣工制造的SG400压雪机下线,打破了国外在压雪机领域的技术和价格垄断,使中国在底盘悬挂、电控系统和液压传动等关键核心技术拥有了自主知识产权,填补了国内高端压雪机的空白。

但是差距依然存在。对于国产造雪机而言,自动化的推广普及将成为关键。张鸿俊介绍,欧美滑雪发达国家使用自动化造雪机时间较早,成本也相对较高,因此中国的投资者在面对高成本的设备时会有所犹豫,“但现在我们要国产化了,成本就会降低,所以这方面就会有很多市场机会,九游会官方网站主页。同样性能的造雪机能做到成本下降到进口设备的30%-50%。”有了明显的性价比优势,张鸿俊还计划开拓国际市场。

尽管国产索道缆车已占据国内较大的市场份额,但制造高端设备的,国内也只有北起院一家。

黄越峰说,目前很多国产索道缆车的关键部件还需进口,如钢丝绳、弹簧、离合器等关键部件,“索道最主要的是保证安全性和可靠性,国内的部件能用,但寿命不行。”而虽然目前进口没有数量上的限制,但在价格上,还是吃亏。“欧洲两家大的索道公司是始终占据着一定地位。他们知道中国已经在和他们竞争,所以我们从欧洲进口部件的时候,他们会对厂商施加压力,价格会稍微贵一些。”

经过多年的追赶,国产索道缆车已处于更高水平的竞争阶段,国产制造商有了更高的目标。黄越峰谈到,例如北京滑雪场大多数都用的是低端索道缆车,但去年怀北国际滑雪场建设了一条国产脱挂式高速索道,局面会慢慢改变。

“欧洲两家索道公司已开发了更为高端3S索道缆车,可以满足更大跨度、更高运量,但系统也较为复杂。目前国内还没有企业掌握该项技术。我们正在进行新产品的研发,投入也会很大。除了技术研发,还要做大量实验。”这是黄越峰的下一个目标。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焦点访谈:弘扬时代新风 共建网络文明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